首 页
维权工作
常用网址
工会网址
宣教文体
劳动保护
职工技协
机关建设
工会要闻
通知公告
领导讲话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主页 > 工会要闻 >
工会要闻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发布日期:2017-09-17 14:47    来自:未知  访问次数:     字号:[ ]


  从腐败到高大上
 
  互联网与圈子伴生兴起,互联网不仅让人们更容易找到圈子,还更容易形成与维持圈子的氛围,仍以腐败与速配需求来看,互联网工具都极大提高了一次群体聚餐或一次单独约会的沟通组织效率。
 
  互联网话语将以上偏好通称为“腐败”,圈子则越腐越有生命力,没办法,人就这点出息,多少圈子最为闪光的时刻,也都是在饭桌上发生的。
 
  但不得不说,在中国的娱乐场所被圈子聚会所占据,甚至逼出一种特殊的群聚娱乐市场形态之外,还是有很多高大上的内容也同时在圈子中萌芽。
 
  圈子的娱乐社交功能正从第一目标慢慢转化为从属要素,或者,变为一种必要条件:吃喝玩乐并不是大家混圈子的第一要旨,但没有吃喝玩乐,一个圈子不会长久。
 
  与腐败娱乐功能并行的圈子活动形态,还有各类分享活动,比如读书或观影交流会、行业知识与案例分析的演讲(比如企业融资)、工艺与技能的体验(比如茶道)。除了分享,圈子也会进行一些实质性的行动,一些有公益与分享目标的行动,如环保远足或者对养老院、民工子弟小学的探访。
 
  一个创业圈的价值观很好涵盖了上述趋势:所有人教育所有人、所有人服务所有人。
 
  从进化论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群体当中的个体相互与人为善,是综合获益最大的一种组织形态,但这不能避免害群之马,而一旦害群之马出现了,就会让好人逐渐消失,群体败坏殆尽。怎么办呢,社会生物学家道金斯认为最有效率的是嫉恶如仇的行为模型,即坚持与人为善,但一旦遇到害群之马,就无情报复。
 
  换言之,相互与人为善的环境,人们都需要,这是一种家庭氛围的泛化,是天下一家的大同理想。但是,做好事、做好人同样需要安全感,就是大家要有个共识,对群体里的害群之马要共同反对。
 
  圈子,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圈子,让人们可以去做这样的一些社会试验,因为大家没必要再将原来的权力关系转移过来,没必要再参考传统的社会组织形态,因为一切传统社会组织都是基于信息不对称与资源不平等,互联网组织形态,会逐步弥合这些差别。
 
  传统意义上,圈子只能说是一种不那么坏的社会组织形式,而现在,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做一个好的组织?别以为这是乌托邦,硅谷作为一个圈子,不是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吗?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主笔_ 王宏宇 北京报道
 
  在马阿姨67岁的人生中,前60年所有认识的朋友,加起来都没有她在一个冬天里认识得多。
 
  作为一名退休在家的天气预报员,马阿姨的一天基本这样度过:早上起床去小区广场跳一种叫“佳木斯快乐舞步”的广场舞,跳完之后去参加小区的业余合唱团,吃完中饭睡一会儿午觉,起床再去跳广场舞,然后回家吃饭、看两集连续剧,睡觉。
 
  她所在的舞蹈队有300名队员,她认识其中的100多个。服装由赞助商统一赞助,每到运动时间,整齐划一的队伍在广场上黑压压一大片,蔚为壮观。而她所在的小区有3支同等规模的舞蹈队。散场的时候,广场上大群人有说有笑各奔东西,“那感觉就跟当年毛主席在广场接见红卫兵似的。”
 
  每到冬天,她都会坐飞机到海南三亚去过冬,11月过去,次年3月回来。那里也有同样规模的舞蹈队,她也认识其中的100多个。这还不算同样来自北京这个小区的十多个邻居。
 
  这样的场面在马阿姨过去的人生中从未见过。以前广场上也有扭秧歌、跳交谊舞、唱京剧的,但从未达到过这样的规模。央视 《新闻1+1》2013年11月报道说,中国有近亿人参与广场舞。还有媒体分析说,这与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有关。
 
  但这似乎并不能解释所有的现象。在没退休之前,马阿姨熟悉的社交方式是每到年节单位聚餐,亲戚朋友吃饭、喝酒,吃完年轻人去唱卡拉OK,长辈则坐在家里打麻将。春节大家打电话拜年,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就发短信。
 
  一切都与以往截然不同了。马阿姨去参加同学会,记回来满满三张纸的微信、微博账号。她的儿子儿媳,坐在同一个房间里,还要用手机打字说话。他们拒绝给亲戚朋友打电话。他们也很少聚餐和唱卡拉OK。她的外孙,小小年纪成天泡在一个叫《摩尔庄园》的网络游戏里,她偶尔说两句,女儿就说,“以后的社会都是这样了,不要管他。”
 
  2007年,零点调查曾做过一份《中国居民沟通指数》调查,里面有两个有趣的结论,一是中国人社交最主要的方式里,“饭局”以接近半数的优势高居第一,体育和卡拉OK分别排第二、第三,加起来也不如“饭局”高。另一个结论是,中国人的社交圈,“亲戚”以压倒性优势占据第一,“同学”和“同事”居次,“陌生人社交”则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短短5年过去,随着中国的GDP总额从2007年的24万亿增长到2012年的超过50万亿人民币,以及城镇化和互联网社交的快速兴起,曾经典型的中国式“熟人社会”,正在崩塌。
 
下一篇:自己会在虚拟世界里找到另一半 上一篇:你被朋友圈了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华全国总工会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时代变了,时光荏苒,一切都不能在回到以前,但是http://www.auran.com.cn会一直在此默默等待着各位的到来!